仝卓事件

“仝卓事件”指”仝卓高考舞弊事件”,是指艺人仝卓自曝高考时将往届生改为应届生身份引发的舆情事件。

仝卓事件

2020年5月22日,艺人仝卓自曝高考时将往届生改为应届生身份,引起舆论指责其高考舞弊。5月29日晚,仝卓在其官博发布手写道歉信,称高考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已向中戏申请撤销学籍学历。并表示,愿意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2020年6月12日,山西省教育厅关于仝卓以伪造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问题的调查处理通报发布,通报称仝卓2013年高考各阶段、各科成绩无效。6月12日,中央戏剧学院发布关于撤销仝卓毕业证书的通报。6月12日,临汾市纪委监委发布关于仝卓以伪造应届生身份参加高考等问题调查情况的通报。6月18日,延安市纪委监委发布关于对李庆锋等人为仝卓办理虚假转学手续问题调查情况的通报。6月22日下午,仝卓更新微博,他@了湖南卫视官博,并配文:“承蒙厚爱,后会有期。”仝卓告别湖南台。

2020年7月29日,仝卓工作室就高考舞弊事件再次发 声,喊话教育局要恢复仝卓的高考成绩。8月17日,网曝一组公职人员读本的照片,照片中仝卓事件被写入学习读本政务处分的典型案例里。

2021年4月22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仝卓诉被告山西省招生考试管理中心作出的《国家教育考试考生违规处理决定书》一案公开开庭进行审理,案件将择日宣判。

评价

仝卓因在某次直播当中自曝当年为了考上心仪的大学,把自己的往届生身份改成了应届生,这一说法把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遭到了不少网友的批评。就传播开来的视频看,仝卓的自曝“往届生改应届生”更像是一次无心之举,虽然遮遮掩掩没有说出具体的改法,但神情自若、嬉笑如常,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做法公之于众后引起众怒。恰恰是这种类似“无心之举”的言行,触碰了公众对于教育公平公正的敏感神经。本来这样的小动作、潜规则,即便在水面之下偷偷运转,也是万万不该发生的,但仝卓把它当成一个玩笑、一个励志故事甚至带有点炫耀成分地讲出来,便成了一种公然的冒犯。仝卓的自曝如属实,则存有涉嫌高考作弊的嫌疑,但由于已经事过多年,是否会被追责,还要打一个问号。但无论是事实也好,开玩笑也好,都改变不了通过改年龄或改身份参加高考是典型的作弊行为,仝卓不应对自己直播时说出的内容再持有嘻嘻哈哈的态度,面对舆论质疑,要严肃地进行解释,该辩白的辩白,该道歉的道歉(《中国经营报》评)。

先有翟天临不知知网,后有仝卓往届变应届。不是网友抓着艺人不放,而是他们自己惹了众怒在前。教育公平事关中国未来,容不得一丝舞弊造假。“应届生”是自己考学失利后复读时的自我暗示,“我看着像不善良的人吗”的调侃式回应不能平息网友质疑,期待当事人的真诚回应,期待事实真相早日调查清楚。更希望艺人们能明白,不是艺人说话不自由,而是在公平秩序面前谁都不能例外(人民网评)。

不得不说,仝卓最终能够认错、认罚,固然是正确的表现,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如果说要用一个字来形容这件事的话,最贴切的大概就是“蠢”。作为复读生,仝卓当年用“某些手段”将自己包装成应届生,还自以为不会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在先的愚蠢,而在毕业成名之后,他竟然敢理直气壮地在直播间里“分享经验”,更是一蠢再蠢。显然,仝卓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言行,会让他的星途“翻车”成这个样子。这种违规后的不自知,在一定程度上和违规行为一样,需要为社会所警惕(中国青年网评)。

显然,在他的认知里,改身份是件平常事,动用一点手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对于这件事的过错缺乏认识,对社会公平、规则意识缺乏认同,反而还很得意,这才导致他在直播中把这事当成资历在炫耀。这跟何不食肉糜是同一个道理。对一些人难如登天的事,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可能只是打个招呼的事。对一些人来说,潜规则是一种耻辱,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是底气,是沾沾自喜。

仝卓坑爹,话说回来,仝卓又是谁坑的?是谁将一张白纸扔进了大染缸?换句话说,仝卓的是非不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谁造成的呢?显然,在这件事情上,不可能只有一个人牵涉其中,那些为仝卓开绿灯的人,他们都是“帮凶”。特权意识不是一天养成的,而是在一个相当长时期的潜移默化中逐渐形成的。大家持续围观仝卓一事,是本着对公平公正的朴素感情,是对规则意识的呼唤,是希望推动对破坏规则之人的问责,以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钱江晚报》评)。

“仝卓事件”之所以受到关注,体现了人民群众对社会公平正义的渴求。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不仅要严厉查处敢于触碰红线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还要从制度上加以完善解决。(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评)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删除

link:https://www.xzzzseo.com/shehui/yulun/7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